IMG_1749 (Large) (Small)

八月加拿大之旅(七)幽鹤

Posted on Posted in 2015 Aug Canada
8.28:今天是这次旅游的最后一天,去幽鹤国家公园。先介绍一下:落基山脉国家公园群

   加拿大落基山脉西部边缘向北延伸入阿拉斯加,长1600千米。它的中心部分即最易通达的地区,便是班夫周围地区。每年夏季和冬季都有数百万徒步旅行者、登山者和滑雪者到这里。尽管人群拥挤,但所有身临这片无与伦比的旷野奇景的人,都会感到自己既渺小又自豪。这些年轻的山脉是7000万年前美洲火陆板块与太平洋板块碰撞时所产生的褶皱带的一部分。山脉处在幼年期受到整体刻蚀,山体高大,轮廓分明。冰、雪、风、霜和雨凿刻出峰峦和悬崖峭壁,使其边缘始终尖利。冰川从高山冰原向下移动,将岩石磨碎,布满冰湖上。白杨、松、冷杉和云杉构成的茂密森林覆盖较低的山坡并延伸到湖滨。山坡高处,散布着风铃草和石南的高山草地让位给光秃的风蚀高地。落基山脉的国家公园群,面积2340l平方千米,是落基山脉中最美丽的地区。库特尼(Kootenay),班夫(Banff),贾斯帕(Jasper),幽鹤(Yoho)四个国家公园连在一起,其中属班夫公园最大。进入落基山脉后,一路雪山森林和天山山脉很有相似之处,难怪新疆的朋友看了我发的照片后觉得我是在新疆旅游,问是什么地方。
   幽鹤“Yoho”国家公园位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东部,设置于1886年,占地1,313平方公里,是世界遗产—加拿大落基山脉自然公园群之一。“Yoho”来自印第安克里语,意为“惊异”。幽鹤国家公园内拔地而起的山墙和奔腾飞溅的瀑布都令人望而兴叹,公园因而获名。位于落基山脉的右翼,幽鹤国家公园拥有加拿大最高的瀑布奇景、世界级的化石遗迹地、和鬼斧神工的的天然地形景观。和班夫、贾斯帕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之一的幽鹤,名气或许小了一点,但是它所提供的露营、滑雪、登山、钓鱼等野趣活动,却是你逃离文明丛林的大好选择。
进入公园后,在一个观景点聚集着一群人,这里可以看到火车。 太平洋铁路公司修建铁路,从瓦普塔湖到踢马河河床边的菲尔德,6公里路程落差300公尺,工程车第一次下山就直冲峡谷,三人当场丧生。火车上坡也不容易,15节车厢需要4个火车头拖,后面再加车头推,时速仅及5公里,蒸汽车头偶尔还因不胜负荷爆炸。 1909年铁路公司于奥格登山(Mount Ogden)及教堂山(Cathedral Mountain)开辟螺旋隧道(Spiral Tunnel),将铁轨拉长7公里,旋转绕山减低坡度,才解除大山岗的恶梦;目前铁路公司只需要面对偶起的雪崩或土石流。从1号公路旁观景点,可以读到这段波折,也有机会看到火车头从上层出洞,火车尾还露在下层隧洞外的景况。我们看到了火车但因距离太远无法拍照。
森带我们直奔塔谷高瀑布, “塔谷高”(Takakkaw)在印地安语中意为“真奇妙!”,1897年德国探险家阿布(Jean Habel)最先发现塔谷高瀑布,也间接促成幽鹤谷地纳入国家公园保护。塔谷高瀑布的水柱从鼎天岩壁宣泄而下气势奔放,正是幽鹤公园主题“山墙和瀑布”奇妙风景写照。瀑布水源来自瓦普堤克冰原(Waputik Icefield)蓄养的大里冰河(Daly Glacier),水势因季节与时刻变化,夏天午后最是丰沛。从山顶缺口一跃380公尺的瀑布,虽然不及著名的尼亚加拉瀑布雄伟,但已6倍高于尼亚加拉瀑布(Niagara Falls),景色与气势依然令人感到惊心动魄。
IMG_1695 (Large) IMG_1689 (Large)
美丽迷人的翡翠湖(Emerald Lake也叫绿宝石湖)是幽鹤国家公园内最大的湖泊,面积略超过一平方公里,水深仅及28米。虽然湖并不深,但湖水在不同的光线下呈现深浅不同的绿色。翡翠湖因此被誉为”落基山的翡翠”,湖水之翠绿足令人称奇。翡翠湖形成于1万多年前,与落基山脉的许多湖泊一样,是由于古老的冰川冰碛石形成堤坝,阻水而成的湖泊。翡翠湖是1882年由具有传奇色彩的向导和探险家汤姆·威尔森(Tom Wilson)首先发现,当时正值太平洋铁路公司修筑期间,人们通过铁路或马车抵达湖区。铁路公司于1902年始建翡翠湖客栈,在上世纪20年代中期将客栈扩建,并改善道路使汽车可以直达景点。此后,政府将此区的扩展定格,以保留景区的原始之美。
    景色绝佳的翡翠湖,湖如其名,犹如一块翡翠镶嵌于洛基山脉。与路易斯湖和玛琳湖相比,这里更为幽静。沿湖畔小径而行,左观右看,雪山、客栈、小桥、松林,倒映在蓝中泛绿的湖水中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景。晴朗的日子里,湖水在不同强度的阳光下呈现深浅不同,令人心醉的翠绿色,有如一块时刻变幻光泽的翡翠,让游客无不称奇。湖面雪山倒影清丽可人,抬头则是高耸的雪山。右手边拔起两座高山相连的山脊间,即是著名的伯吉斯页岩化石(Burgess Shale Fossil Beds)所在,1909年由考古学家瓦寇(Charles Walcott)发现。伯吉斯化石床发掘,不仅挑战达尔文进化论,也重现5亿3000万年前地球生态。198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(UNESCO)将伯吉斯页岩化石床正式列入世界遗产(World Heritage Site)。 在翡翠湖边有船坞,小船是红颜色的,游客可在这里租船泛舟于碧绿的湖面上,并划向深处近距离地欣赏雪山松林构成的大自然美景。试想一下:平静而碧绿的湖面上,有人划着红色的小船,是何等美丽的画面!
IMG_1718 (Large)IMG_1716 (Large)IMG_1715 (Large)
天然桥(Natural Bridge)是幽鹤国家公园的另一名胜。当柔水遇到硬岩,孰强孰弱?奔腾的踢马河水千百年来日夜不停地冲击石壁,粉身碎骨,锲而不舍,终于穿石而过,一泻千里,形成今日鬼斧神工的天然桥奇景。
   天然桥在踢马河上。这里的河床由石灰岩组成,受急速而来的河水及夹杂其中的砾石和沙粒的冲刷侵蚀,形成了上部相连下部已成通道的天然桥,显示了大自然的巨大力量。踢马河(Kicking Horse River)是由英国地理学家詹姆士-赫克托(James Hector)命名的。1858年8月当他在此河瓦普塔瀑布(Wapta Falls)附近时,他的一匹驮马失足落入河中,在将马拉上陡削的河岸时,他被马重重地当胸踢了一脚而倒在地上并一时失去了知觉。为纪念这一突发事件他就将这条河叫为踢马河。这条河原名瓦普塔河(Wapta River),Wapta在当地印第安语言中的意义为“奔流”(running water) 。幽鹤谷路2.5公里处,幽鹤河与踢马河交会。两条河都源自冰河融雪,幽鹤河一路滚滚下流,来不及沉淀挟带的大量砂石,水色灰浊;踢马河行到谷地已经经过几处湖泊,次第卸下负担显出好整以暇的青绿,两河合流之初几乎泾渭分明。
IMG_1725 (Large)
 IMG_1730 (Large)
 又回到班夫了,双杰湖和明尼旺卡湖紧挨着但后者要大得多。我上上下下找角度,拍到一张自己觉得还不错的照片——新疆的朋友还是认为像天池。
IMG_1749 (Large)

更多照片